【摘要】现代社会,婚姻的不稳定性升高。个体面对婚姻问题时,往往乏力而备受痛苦。个体的婚姻问题进而引发社会层面上的稳定与发展问题。解决婚姻问题的根本在于个体心智的健全与成熟,因此需要找到一条突破个体心智障碍,走出情绪化的解决路径。本文从心智角度出发,深刻分析了婚姻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并给出了对应的解决途径。

  【关键词】心智障碍 婚姻问题 情绪化 唤醒法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情感需要变得越来越重要,但同时心智并没有发展到成熟稳定的阶段,因而出现了很多年轻人难以走入婚姻或者走入婚姻后又容易离婚的状况。据2015年的人口统计年鉴显示,从1990年到2014年粗离婚率由0.69‰上升至2.67‰。在这个过程中,粗离婚率一直是呈现上升状态,并未反复。婚姻稳定对于社会和个体都具有重要意义。家庭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单元,婚姻稳定对于社会安定可以起到基础性的支撑作用。同时,稳定的婚姻对于夫妻双方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都是必需品,对于孩子的成长教育也是最为重要的部分之一。婚姻问题并非是无解的,本文致力于从心智角度解读导致婚姻问题的原因,并提出突破心智障碍的方法和途径。

  一、婚姻问题背后的心智障碍
  1、婚姻问题的内涵
  本文所讨论的婚姻问题包括两类,以婚姻为中轴的时间顺序来划分:一类是无法走入婚姻;二是婚姻生活不幸福,进而导致离婚、情感创伤甚至疾病等。

  导致这两类婚姻问题的原因大概都可以归纳为经济压力和情感压力两项。对于无法走入婚姻的人来说,在经济压力上可能是没有准备好婚姻生活所需的资金,尤其在中国传统观念中将结婚和房子挂钩的情况下;情感压力上多是感情生活不顺畅,难以找到和自己在感情上相匹配的异性。

  对于婚姻生活不幸福的人来说,有研究1 显示城市居民中累计26.6%的婚姻处于倦怠状态之中,经济压力和情感压力均能正向预测婚姻倦怠,婚姻倦怠又可正向预测离婚意向。现代社会进入多元化价值共存的状态,夫妻双方在婚前价值观念可能已有所不同,婚后伴随着事业、生活状态的变迁,又进而会演化出新的价值冲突。价值冲突导致对物质和精神的需要各不相同,进而带来家庭矛盾频发。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讲,对于生活质量普遍有着较高的要求 ,而男性在不能满足这些经济或者情感需求时 ,就会给女性带来生活不幸福的感受。这种没有被满足的生活期待,就会成为问题生发的矛盾点。

  2、心智障碍对婚姻的作用机制
  心智障碍是指个体对过往经历沉淀和存储的过程中,所形成的对于周围人、事、物的错误认知和看法,并会进而导致矛盾化、情绪化的反应和行动。心智障碍的形成多来自于内在需要没有得到满足或者是受到创伤性事件刺激时出现失落、郁闷、悔恨、愤怒等感受后建立的主观认知行为。这其中都会伴随着强烈的情绪刺激。

  以本次个案研究中的梁女士为例——她才貌兼备,但多次恋爱无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无法接受男性接触自己的身体,只要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她就会本能的动手打男朋友。对于这个行为,她无论怎么从理性上压制都无法克服。这种情况就是存在心智障碍的表现。也就是说,在个体记忆中存在着跟此情景相关的记忆,而且这个记忆深深烙印在个体的内心中,以至于个体无法从意识上进行控制,只能跟随着记忆中的情境做出本能的反应。在为梁女士处理心智障碍的过程中,她随着引导进入潜意识状态后,回忆起自己和父亲的一段经历:当时只有6岁的她,在家独自玩耍很久后终于等到爸爸回来了,可是当她高喊着“爸爸回来了”,迫不及待的扑入爸爸的怀抱时,爸爸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抱起她,而是带着阴郁吼了一句“滚”,并且一脚踢到了她的左胸口上。年幼的梁女士左胸非常痛,当即大哭起来。但是当时爸爸没有关心她,只是大声斥责,这个记忆就是梁女士形成对男性抗拒的心智障碍的由来。

  个体在幼年时期,意识思考能力比较差,不会分析爸爸做出这样举动可能存在的原因,只会关注到当下疼痛和失落的感受。尤其是当身体极度疼痛,并且内心非常难过的时候,人的意识通道往往会关闭,进而会任由与潜意识相关的内容进入自己的心智中。比如当时看到的父亲阴郁的表情、耳朵听到的父亲的怒骂、身体感受到的父亲殴打的疼痛……这些眼、耳、鼻、舌、身、意所收集到的信息会像一个文件包一样存储进心智中,让个体形成“男性触碰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的心理暗示,进而会在以后的两性接触中,产生本能的抗拒甚至攻击性行为。本文会在第三部分提出对于梁女士心智障碍的治疗方法和效果。

  由此可见,心智障碍是个体无法通过意识和理性进行克服的。因而当婚姻关系或者感情关系中的双方存在着心智障碍的时候,彼此即使认识到这些行为对对方造成的感受 ,但却又往往无法克服自身的问题 。心智障碍对于婚姻问题的作用机制可以从两方面来予以分析。

  一方面心智障碍会导致潜意识和意识的冲突。在正常的婚姻关系中,个体希望获得情感上的需要,能够得到尊重、关爱等。但是因为心智中的障碍,往往导致个体的潜意识会把一些需求进行包装,加入到对婚姻因素的衡量中。比如面对经济压力时,很多人其实需要的不是婚姻,而是一种安全感。因为内在安全感的缺失,所以需要在经济上强有力的安全保障,因此这样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是感情导向的,而是以安全感导向的。当另一半无法保持强有力的经济状态时,个体就会感到安全感的丧失乃至匮乏,因而会背离这一段婚姻,进而寻找另外的安全感载体。

  而当面临情感需要的时候,这种内在的恐惧和不安就会表现的更为直观。很多出现婚姻问题的人根本上是忘记了婚姻的真谛在于付出和共同努力,于是就会不断地索取,很难在感情或婚姻中积极的付出。也许另一半在某种限度内可以忍受这种索取,但是没有回馈的爱是无法长久的,最终都会导致问题的爆发。出现外遇无论对于男性和女性来说都会带来巨大的心理伤害。但是如果一味从受害者角度思考问题,无益于当事人走出外遇带来的创伤和改善原有婚姻或者开始新的情感生活。

  从心智的角度来说,我们内在的思想会带来生活的变化。也就是说,当生活发生变化时,也许在我们的内心中早就有某种潜意识的暗示或者引导。当一方对于情感的需求变高,但同时没有学会付出只是索取的时候,另一方在对方身上无法满足爱的需求,就会在另外的个体身上寻找。而这种感情上的破裂出现时,“受害者”的角色往往会进入否认、愤怒、憎恨等新的情绪中,加剧自身原有的心智障碍,不断向自己的心智中填充剥夺感。这时候,只有静下心来审视自己内在的心智障碍,才能够找到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无论是挽救一段婚姻还是走向另一段婚姻,这都是保证自己今后健康生活的开始。

  另一方面,心智障碍会导致个体的情绪化。正如前面所述,心智障碍是不受控制的,会在个体经受类似情境时自然生发出来。所以很多夫妻在相处中情绪化的行为,其背后基本都有着潜意识障碍的作用。“以冲动、变化无常和消极为特征的高情绪性会增加夫妻间的冲突,破坏夫妻的良性互动,使夫妻对婚姻的消极体验增多,情绪性人格特质对婚姻具有破坏作用。夫妻双方均为低情绪性特质的夫妻婚姻质量最好,而高情绪性特质的夫妻婚姻质量最差。” 2另一项研究表明,“夫妻个性相似或互补与婚姻质量没有必然的联系, 具有情绪稳定、善于沟通和适当掩饰等特质的夫妻其婚姻质量较好” 3。“通过对离婚诉讼夫妇与对婚姻稳定的夫妇配对对照研究表明,离婚诉讼夫妇均具有情绪不稳定的个性特征较突出, 尤以诉讼者( 原告) 明显, 是影响婚姻稳定与满意度的因素之一。”4

  二、婚姻问题对于个体和社会的影响
  从身心两个角度来说。一方面会成为新的心智障碍的来源;另一方面会导致疾病。
  对个体来说,婚姻问题会对身、心两个方面产生影响。从心理角度来说,婚姻中存在的问题往往会导致彼此产生新的情绪,不论是冷战还是争吵的夫妻,都会产生显性和非显性的情绪,诸如愤怒、受伤、失落、抑郁等。虽然成年人的分辨能力较孩童有很大提高,但是感情对人的伤害往往是深刻的,个体会再次记住这些受伤害的过程,形成内在新的心智障碍。也就是说,旧疾未除,又添新伤。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情侣或者夫妻经过一次争吵后,得到了某种和解 ,之后还会爆发类似的问题 ,甚至爆发的周期越来越短,程度越来越强烈。再比如受过离异创伤的男性和女性,都会在内心中对婚姻产生新的衡量,或者是害怕走入新的感情,或者是对生活幸福美好的期望降低,这些都不利于今后的生活。

  有研究对“255对中年夫妻进行了婚姻质量与心理症状关系的调查和分析,发现长期的婚姻生活在夫妻之间会产生心理的相互感染,并对双方的心理健康产生影响, 且对妻子的影响尤甚。5” 反向来说,“婚姻特别是高质量的婚姻,是缓解外部冲击和风险,保护心理福利的重要屏障,而且婚姻质量对女性心理福利有更强的保护功能,婚姻状况对男性的保护功能比婚姻质量更显著。”6

  由此我们可以继续分析婚姻问题对个体的身体影响。很多妇科疾病,诸如子宫肌瘤、乳腺疾病等,其本质上都是情绪病。当女性长期处在不幸福的婚姻状态中时 ,情绪会持续的攻击其身体 ,日积月累形成身体疾病。对于男性来说,这种身体疾病可能并不如女性明显,但也并非不存在。因为情绪会影响每个人身体的气血运转 ,导致身体中出现气血堵塞或者是失调 ,从而为其他疾病的产生埋下隐患。

  从社会角度来看,婚姻的不稳定对于个体所在的家庭以及整个社会都会产生消极影响。婚姻的不稳定带来社会基本构成单元的不稳定,从而给社会的安定增添某些不确定性因素。而细化到个体所在的大家庭来说,婚姻出现问题一是会对父辈乃至祖父辈的影响,带来某种心理焦虑和身体焦虑的传递;更重要的是对后代的成长教育,尤其是情感生活,产生较为严重的影响。

  在个案中的一位女士离婚后依然感情生活不顺。在进行心理唤醒时,她最深刻的记忆是自己的父亲在与母亲吵架过程中殴打母亲的事情。对于她来说,父亲在自己内心中一直有着非常好的形象,但是经历了这次发怒到殴打的事件,以父亲为代表的男士形象在她心里产生了很大变化,因此内心开始失去安全感,形成了对男士的不信任感和美好的感情不会有好的结果的心智障碍。这样的认知致使她一而再的在感情中受挫。这个案例在一个侧面反映了成年人婚姻问题对于家庭中的孩子的深刻影响。

  三、获得幸福婚姻的途径
  婚姻生活对个体和社会的影响如此之大,因而获得健康幸福的婚姻是个体生命中一项重要的课题。但是带有心智障碍的个体,往往难以靠自身的意志走出困境。认知领域的心理治疗,强调“调动咨询者价值观中对婚姻的积极应对因素,指导咨询者对现实问题的态度及应对技巧,缓解咨询者的无助、愤怒、焦虑、抑郁、绝望等负性情绪” 7。这一方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求助者的婚姻状态,但往往不持久,会出现反复。因而,本文提出的解决途径是从改变、突破个体原有的心智障碍这个角度入手的。

  回应前文提到的梁女士心智障碍的问题。在处理该问题时,本文作者采用了“唤醒法”——即引导对方进入潜意识状态中,讲出导致现在问题的情绪记忆,并彻底释放当时的情绪 ,疏通心智中淤堵的部分 ,进而化解现在的情绪或认知问题。在效果上,这样的处理后,梁女士对于美好感情和婚姻的期待和潜意识中对于男性的认知统一起来,从而改变行为上的矛盾性。当整个过程结束后,梁女士逐渐平静下来,长呼一口气,身体也放松了。正是经由这件事情,她认识到了是父亲一个无意识的举动,给自己造成的巨大心智障碍,化解了内心对于男性的排斥和抗拒。大约半年之后,梁女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姻中的心智问题、情绪化大都可以找到在童年经历中类似的记忆。通过“唤醒”这类记忆,并回到事情发生的原点进行清理,可以从根本上消除个体的情绪障碍。该方法不是通过压制个体的意识,在理性上控制自己来实现问题的解决,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个体的认知,实现意识和潜意识的统一。
 

参考文献

 

1 城市居民的婚姻倦怠状况与婚姻压力_离婚意向_李艺敏
2 夫妻的人格特质及匹配类型与婚姻质量_王中杰
3 夫妻个性组合与婚姻质量_程灶火
4 个性与婚姻质量_100对离婚诉讼者配对对照研究_李凌江
5 中年夫妻心理健康水平及与其婚姻质量的相关分析_贾黎斋
6 婚姻与心理福利的性别差异性分析_刘慧君
7 中年妇女婚姻问题心理治疗22例分析_王子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