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文在心智教育视角下,指出疾病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内在的心智障碍和情绪记忆,治疗和预防疾病的根本性道路在于个体心智的转变。心智教育的终极目标不仅仅是借由心智改变实现身体自愈力的提升,更重要的是通过身体疾病的提示,走出心智障碍、提升精神认知维度,唤醒个体对于生命与生活的热爱。心智教育对于改善个体生存状态,提升全民心理和生理健康水平具有重要意义。文章最后给出了消除心智障碍,重塑心智人格的具体有效的途径和方法。

  【关键词】心智教育 疾病 情绪

  疾病是人们获得健康生活的最大阻碍。自1978年到2015年,我国卫生费用开支从110.21亿元上升至40974.64亿元,占GDP的比重从3%提升到5.98%1 。可见,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家投入在医疗卫生事业上的经费越来越多,为人民健康事业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不容忽视的是,疾病的发展态势很不乐观。很多恶性疾病诸如癌症等并未找到有效的医治办法,慢性疾病诸如高血压、糖尿病等成为很多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如影随形的痛苦。人们在疾病治疗上对于药物、手术等手段的日益依赖,并没有带来期待中的健康。社会对于疾病的认知急需摆脱机械化的预防和治疗观点,找到一条新的更合理的解释我们身体运作机理的道路。本文正是基于以上认知,结合中医的整体观,提出从心智角度来重新审视疾病产生的原因,指出通过心智改变实现从根本上获得健康的途径和方法。

  一、疾病与心智的关系
  西方哲学对于身体和心理的认识从身心二元论思想走向了具身心智的观点,并提出了心智哲学。“心智哲学反对自冯特以来的科学心理学的理论基石——身心二元论思想, 认为身心是统一的 。 由此使心理学有了与以往迥然不同的思想基础, 形成不同于“离身心智” 的“具身心智” 心理学, 在研究对象、内容、方法等诸方面都有突破” 2。心智是人们对过往经历的沉淀和存储,形成了对于周围世界的认知和看法,并因此而产生反应和行动。以往的身心二元论,将身体与心理割裂开来,予以分别研究,但是“从20世纪80 年代开始,心智的具身特征逐渐成为许多学科的热门话题,具身心智的中心主张是,认知、思维、情绪、判断、推理、知觉、态度等心智活动是基于身体和源于身体的,身体与世界的互动塑造了心智的性质和方式” 3

  同时,心智在形成的过程中伴随着强烈情绪的累积,并会通过情绪记忆不断作用于身体。“每隔五天你就获得一个新的胃粘膜。每隔两个月你就拥有一个新的肝脏。你的皮肤每隔六星期更换一次。每年,你身体里百分之九十八的原子都被替代。这种永无止境的化学更新,即新陈代谢,是生命的确定标志。”4 既然生命的物质身体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为什么我们不会有焕然一新的感觉,甚至身体某个部位的疾病即使在器官“更新”后依然存在。说明在物质变化之外,生命的另一个维度——心智是一直在不断沉淀的,心智中的记忆会不断复制到新的物质身体上。

  中医对于情绪作用于身体的观点在《黄帝内经》中早有体现。《素问•举痛论》中“余知百病生于气,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的论述,和《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的观点,都已经直接指出了不同情绪对身体气血的作用结果及与不同器官的对应方式。相较于西医对于身体各部位的过度关注,中医一直强调整体观,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并不是将人放在机械的物质层面上去研究 ,而是从身体与心智、人与自然的关系出发展开探索与讨论。

  疾病是心智通过身体给予我们的提示。当个体的内在心智出现问题时,比如某种情绪记忆在内心中始终不能得到释怀、一直对某些事情或者某些人耿耿于怀……这些情绪就会干扰身体中的气血运行,从而使某些地方出现堵塞或者不足,日积月累后形成疾病。由此,当个体能够明显感受到某种病痛的时候,其实个体的内在已经被某种心智障碍攻击已久。通过疾病,个体最应该反思的是究竟自己的内心出现了什么样的障碍。如果只是单纯的对症吃药、手术,只能暂时消除疾病的痛苦,后续同样的疾病还是会再次出现。

  “21 世纪的人类疾病正在从以慢性的、生理性为基础的疾病转变为以慢性的,情感性为基础的疾病。由于人类的疾病越来越走向精神和情感层面, 它所导致的社会无序也变得更为内在、更为深刻和更为复杂” 5。正确认识疾病与心智的关系,是突破现有医疗困局的根本之道。通过心智的调整,以疾病的预防和治疗为通道,实现个体乃至全社会心智的整体改善,其意义尤为深远。

  二、开展心智教育对全民健康事业的意义
  心智的形成有着个体 、家庭 、学校、社会等多方面的原因,但并非是不可改变的。人的过往经历留存下的情绪记忆导致的心智障碍,是可以通过化解当时的情绪和提高自身的认知等途径来予以改变的。开展心智教育的目的正是以此消除个体的心智障碍,提升个体的认知维度,从而实现心智的完善。伴随着心智的完善,身体气血运转得以恢复正常,固有的疾病会得到减轻或者消除,身体自愈力和免疫力也会提升,实现预防未病的效果。

  心智教育的根本追求是改变人对世界的认知,并非仅仅局限于对某一种疾病的解释或者症状的改善,而是从整体上唤醒人的幸福与美好感受,激发个体对于生命和生活的热爱,调动个体本有的能量。当个体不需依赖于药物和医疗器械而存在、而是自由能量的有机体时,才能真正成为有尊严有价值的生命存在。

  正如在开篇提到的,2015年我国卫生经费开支已经高达40974.64亿元,疾病正在大量的消耗着国民和国家的物质财富积累。但是通过心智教育对一系列的科学方法改变人的内在心智,使人的身体减少对药物、医疗器械等的依赖性,可以从根本上减少医疗卫生开支,减轻个体和国家医疗卫生负担。全民健康事业的内涵并非单一的指国民的身体健康 ,心理健康同样重要 ,甚至成为一种更为迫切的需求。心智教育通过疾病这一显性特征观察到个体存在的心智障碍或者心灵问题,从而对症进行心智障碍的消除,并从根本上改变个体的认知维度,改变个体内心的无序感、心灵的空虚感、缺乏归属感等,从而实现个体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等的改善。这对于国家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精神因素,是国家和谐、健康、向上发展的社会基础。

  三、心智教育预防与治疗疾病的方向与方法
  在心理治病的治疗中存在着心理学咨询和哲学咨询的讨论。心理学咨询是我们所熟知的概念,通过对于个体当下心理困境的解析,来改变个体对于创伤性经历、冲突等的看法,从而实现某一事件对心理困扰的解脱。哲学咨询在更高的层面上,提出了改变个体认知的途径。“哲学咨询适用于世界观和人生观困惑、价值观冲突、伦理道德矛盾、逻辑混乱等相关的问题,其对象是精神正常的人,心理学咨询的对象则是精神失常的人。” 6虽然这里主要讨论的是心理疾病,但对于身体疾病背后的心理因素的讨论同样适用。

  心智教育的追求类似于哲学咨询的维度,是对于个体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全面重塑。也就是说,除了导致疾病本身的情绪因素、心智障碍外,心智教育更重要的目标在于实现个体心智的全面改善。开展心智教育,实现个体身心健康的出发点是某一种疾病,但并没有局限于单一的疾病,而是从当下显现的疾病出发,找到个体背后思维方式中存在局限,在个体心智中注入新的积极的看待世界的内容,实现内在心境的彻底改变,从而带动身体自愈能力的恢复,实现身体状况的全面好转。

  因此本文所讨论的从心智教育角度开展疾病的治疗与预防,共分为三个层面。
  一是舒缓产生疾病的情绪气结点或者能量淤堵点,达到通则不痛的效果,实现无创伤改变、减轻疾病的目的,身体不适或者出现病理反应,都会在身体上对应的地方找到痛点,也就是能量淤堵点。用手按揉会出现酸、麻、胀痛等反应时,表示有能量淤堵状况。我们可以用特定手法按揉来缓解身体能量淤堵点的状况,随着疼痛感逐渐消失,对应身体部位的症状也会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

  二是通过科学有效的“唤醒法”、“面对法”、“呼吸法”、“共振法”等方法,查找出心智中不健康的情绪记忆和心智障碍,并予以释放、化解和清除。

  三是帮助患者在回顾生命历程的过程中转变心智,让人发现该心智障碍对自己的生活、工作、家庭、社会关系等方方面面的影响,使人重新审视疾病与生命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通过提升内在能量和思想境界,使生命得以重建,获得身体健康与心灵富足的人生。

  以下通过两个疾病治疗的案例对这三个层面的应用进行说明。
  颈椎疾病背后往往是对于父母、领导等长辈或上级存在着看不起、不服气或者较劲的情绪原因或者心智障碍。案例中的患者为中年女性,在治疗前颈椎病非常严重,转头时伴随“咔咔”的声音,通过舒缓颈椎部位的淤堵点起到短期改善的效果,进而询问其同父母的关系后,发现患者对于母亲存在着较深的怨气。引导患者进入潜意识状态后,患者回忆起与母亲相处过程中自己感受到的伤害及由此形成的不满,对这一情绪进行释放后,治疗开始进入第三步。在其依然处于潜意识状态中时,研究者开始引导其回忆母亲给予其生命、抚养其长大的恩情,并引导其复述以下话语“感恩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你们的恩情我永远报答不完,是你们对我的抚养才有我今天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我过去很无知,总生你们的气,不听你们的话,从今以后我要好好孝敬你们,不再惹你们生气,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过去的错误,爸爸妈妈我爱你”。在不断重复最后一句话的过程中,患者流下了感动的眼泪。待其平静后,这一治疗和调理过程告一段落。患者再次转动颈椎时,发现疼痛感与“咔咔”的声音消失了。

  对于上述案例的患者来说 ,颈椎病就是对心智中和父母关系的障碍的提示。如果不能修正心智中的错误认知 ,即使通过按摩、理疗、热敷等方式暂时缓解了疼痛 ,也难以根治。当心智中对于父母的认知得以更正后 ,内在的情绪阻塞也就消失了,气血运转恢复正常,自然症状也就随之消失。更为重要的是,经过这样的调整,患者内心中长期存在的对父母的埋怨消除,转而认识到父母养育自己的不易,对于以后和父母的相处、乃至自己的家庭关系的处理,都会起到积极的影响作用。这就是心智教育对于个体和社会层面更为深远的影响意义所在。

  通过数百份案例研究发现,大多糖尿病患者在脖子后面都会有一条标志性的纹,血糖高的人的纹会明显比血糖低的人深。通过调整这条纹对应的淤堵点,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糖尿病症状。糖尿病患者通常都有控制性情绪,即对于将要发生和已经发生的、不如自己想法的事情有着要控制局面、控制进程、控制下滑等着急心切、焦虑不堪、烦躁、恐慌的情绪。

  在糖尿病患者的一次治疗中,现场测量血糖指数为18.4 mmol/l。首先对其处理了淋巴等部位的气道淤堵点,然后引导其讲述自己产生控制情绪的事件。很快,患者变得激动起来,说起自己去年试图控制某一个市场,但是最终没控制住。而且由于使用的资金中有部分来自朋友,项目的失利导致与朋友反目成仇。患者的心理压力一下子大到难以承受的程度并在出现这一事件和情绪后不到半年的时间,罹患糖尿病。当进行了情绪释放后,患者逐渐恢复平静,再次测量血糖指数为14.9 mmol/l。这是在较短时间内进行前两个层面处理的结果。随后,该名患者继续接受了心智教育第三个层面的课程,心智中的偏执、暴戾等人格特征逐渐得到化解,心态走向平和,处事方式也发生了较为明显的改变,其糖尿病症状也在不断得到缓解。

  心智教育治疗和预防疾病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个体心灵的转变 ,通过正确认知身体对于自身的提示 ,找到自身心智中存在的情绪障碍,有效放下情绪负担,使身体恢复其本然的活力,从而在拥有健康心智的同时获得健康身体,体会生命的美好、幸福与快乐。

 

参考文献
 

1 2016年中国社会统计年鉴卫生健康部分:95-96
2 李炳全.西方哲学心智转向对心理学的影响[J].心理与行为研究.2015, 13(1):138-143
3 叶浩生.心智具身性:来自不同学科的证据[M].社会科学.2013年第5期:117-128
4 L.Margulis and D.Sagan. What is life? New York:Simon&Schuster.1995:23
5 肖巍.作为一种价值建构的疾病——关于疾病的哲学叙事.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8年第4期:62-70
6 李林.改善心境:哲学咨询与心理学咨询的共同目标.宁夏社会科学.2015年9月第5期(总第192期):11-15